現在位置: 首頁 > 中文字典 > 漢語拼音檢索 > 蜗居
阅读(13460次) 評論(0次) 編輯(7次) 歷史版本(0) 最近更新:2010/5/3 14:08:20
蝸居
[ 編輯 ]
拼音:
wō jū
英文:
humbleabode
釋義:
  比喻極爲狹小的居室。

1.小說《蝸居》


《蝸居》封面
  《蝸居》,中國現代小說,作者六六,長江文藝出版社2007出版,字數:325000。曾改編爲同名電視劇。

  《蝸居》是作者繼《雙面膠》之後又一部都市情感大作,沿承了六六一貫幽默飛颺、鮮活靈動的行文風格。通篇飲食男女,卻彰顯世態本色;盡是家長里短,卻深蘊生存哲學;隨處峰回路轉,卻無一跳脱常情。這部小說可謂集情感、職場和反腐三類小說之大成,每個人都會在小說中找到自己或周圍朋友、同事的生活剪影。

内容簡介


  故事發生在上海房價飆升時期。主人公海萍與丈夫蘇淳下決心離開租住了5年的10平米的小屋,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卻發覺“攢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況且兒子吃奶粉要花錢,穿紙尿褲也要花錢,“進出口雙向收費,比中國移動還狠”,鬱悶與爭執成了這對白領夫妻每一天的家常便飯。海萍在丈夫面前淑女變悍婦,

  海萍與蘇淳雙雙畢業於上海的名牌大學,在這座城市立業成家,而他們千挑萬選的安身立命之所隻是一個租來的10平方米的石庫門房子。攢夠首付,變身房奴是海萍最大的夢想;海萍的妹妹海藻與男友小貝租住在三居室的一間,隻等攢夠首付就談婚論嫁。

  一對貧賤夫妻,一對“白手”情侶,倒也其樂融融。似乎一切改變都是從海萍四處籌首付款開始,四個人被生活推向無法掌控的軌道,又似乎都因第五個人的出現而逆轉。這個人叫宋思明,市長祕書,在一次飯局上與海藻結識,她夢游般的神情,令他魂回大學時代。

  海萍失業,間接通過宋的介紹做外教兼職,意外打開了事業局面;蘇淳也因宋的出面而免受牢獄之災;海藻明白自己再也無法挽回與小貝的單純戀情後,轉而成爲宋的“職業二奶”……最終,當海萍一家自力更生入住新房,生活漸有起色時,海藻卻懷着宋的兒子孤身守候,她不知道,宋在官場上的“大奸似忠”因一樁命案露出破綻,在看望海藻的路上被公安跟蹤,意外車禍身亡。

特點


  1.小說主人公一波三摺的買房奮鬥史,道出了都市無房族的困惑:“攢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以及房奴心聲:“如果30年還完貸款,利息都滾出一套房子來了。”

  2.本書借買房故事寫出當前都市人群面臨的普遍困惑,不隻是來自房子、工作的物質壓力,更多的是婚姻、情感上的精神壓力,呼應了都市白領情感上的苦悶焦灼,夫妻情、母女情、姐妹情、戀人情、婚外情都得到了透徹的展現以及人性化的詮釋。

  3.小說語言輕松流暢,“笑點”頻生,令人或捧腹或會心,堪稱“煩惱人生幽默集錦”。

目錄


  攢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漲價的速度
  8000塊你還想明年結婚?!
  我賤賤地賤賤地愛上你
  用30天的緊張換一天的松弛,殘酷!
  我要買處女房!
  這種痛叫“被拒絕”
  爲先富裕起來的人民服務
  文學是魚上的香菜
  婚姻就是元角分
  莫爲蠅頭小利錯失整片森林
  終於跨入百萬負翁的行列
  她的房子就是她的墳墓
  你抽一輩子煙就燒掉我半套房子
  老婆就是那個在你耳朵邊叨叨一輩子的人
  擁有物質就會擁有精神嗎?
  先自掘墳墓,再埋葬愛情
  魚水歡娛不過是過眼雲煙
  男人不如衣服靠得住
  我就願意這樣漫漫地想你
  加班,是亞洲文化的一部分
  錢,來得容易去得快
  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有情婦的男人,幹的都是藍領的活
  里子傷了無所謂,面子丟了就完了
  低頭一笑時分,突然魂回大學時代
  這一天,他本該是個父親
  你,就是那個被我踩在腳下的根
  人這一輩子,不僅靠關系,更要憑本事
  帶着負疚去結婚,不如痛快分手
  傷口不被磨擦,就會愈合
  女人有了自己的家,就是嫁
  贼心贼膽都有了,贼在睡覺
  唱歌走調到不忍卒聽
  人永遠不要做自己不擅長的事
  這馬屁拍的,正中靶心
  “官”字頭上一頂帽,身後兩張口
  拿錢買後半生官路的清白

作者簡介


    少婦六六,遭遇中年危機,在誠惶誠恐戰戰兢兢中,以筆墨抒發胸中的鬱悶,本期望實現家庭和諧,不想無心插柳,數年信筆由韁,著有《王貴與安娜》、《雙面膠》等作品,文字若能博君一笑,便算有所成。

    如今柳蔭之下有意栽花,新作《偶得日記》即將出版,爲准媽媽們提供一本“開心媽媽辭典”。

2.電視劇《蝸居》



  編劇:六六 滕華弢 曹盾
  監制:陳梁 王中磊 楊晨光
  集數:35
  導演:滕華弢 
  演員:海清 飾演 郭海萍
     李念 飾演 郭海藻
     張嘉譯 飾演 宋思明
     郝平 飾演 蘇淳
     文章 飾演 小貝
     馮嘉儀 飾演 陳寺福
     鄔君梅 飾演 宋太太
     儲旭 飾演 宋婷婷

劇情介紹


  郭海萍自從大學畢業留在上海生活便打定主意存夠付首期的錢就買房子。但看來看去那些房子總不能令她稱心如意,海萍就這樣和丈夫蘇淳在一間租住的隻有十幾平米大的小房子里生活了五年,兩個人從戀愛結婚到女兒冉冉出世都是在這間小房子里度過。突然出生的孩子已經讓夫妻倆手忙腳亂,再加上來幫忙的外婆這空間就顯得更加擁擠,海萍隻好讓她媽把冉冉帶回老家照顧,自己立刻回去上班,繼續存錢准備買房子。女兒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海萍對冉冉的思念與日俱增。爲了省錢存錢,她節衣縮食,甚至限制自己打長途電話的時間和回老家次數,但心里的那份記掛是怎樣也限制不了的。與冉冉相隔千里的日子郭海萍熬了將近三年,這三年海萍省吃儉用過得很艱難。
 
  終於,郭海萍等不下去了,因爲冉冉已經快要不認識她了。爲了把女兒接回身邊,海萍決定要立刻買房子。可今時不同往日,上海的房價已經在日日攀高,他們兩口子的存款離首付還有太大的距離。除了存款,海萍打算她和蘇淳都再問各自的父母拿一部分錢,最後還差兩萬塊她隻好向妹妹郭海藻開口。比她小七歲的妹妹郭海藻與海萍一直相依爲命不分你我,姐姐缺錢,海藻二話不說就把自己僅有八千塊存款都給了她,不夠的又問男朋友小貝把他們存着准備結婚用的錢也拿了出來。郭海萍選好了一套全新的房子,隻等蘇淳家里的那筆錢一到,首付就能交上了。蘇淳心里很矛盾,他一面覺得家里條件不好存錢不容易,自己沒盡到孝道不說還要再伸手向父母要錢,實在開不了口。可另一面又是老婆幾次三番的催促,付了首付就能讓他們從房子的困境中解脱出來。終究蘇淳還是沒有向家里要錢,向來老實本分的他選擇了從朋友手里高息借貸,還瞞下了海萍錢的來曆。蘇淳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情迫無奈借下的這筆錢,會給這個家給周圍的親人帶來了多大的變化。當郭海萍知道已經交了房款首付的錢里有六萬塊是丈夫借來的高利貸時,她幾乎要發瘋了,絕望的海萍要與蘇淳離婚。從小到大都是海萍在妹妹前面遮風擋雨,現在她徹底被房款的事弄得接近崩潰,海藻認爲這次她必須站出來扶住姐姐不讓她倒下。可小貝卻不那麼想,他沒有同意再拿錢給海萍,還說這是海萍虛榮的代價。小貝不能理解海藻心里的感覺,從父母意外的背上違反計劃生育的負累將她帶到這個世界開始,郭海藻就是多餘出的一條命,是因爲姐姐才留下了她這條命,也是姐姐悉心照顧了她這二十五年,總之這份感情是讓海藻爲了姐姐去死她都願意的。心急加上氣憤的海藻咬着牙去找了宋思明借錢,其實她和這位宋先生隻在應酬的場合中見過幾次,但海藻一開口宋思明就爽快的答應了。這難住了郭家姐妹的六萬塊錢對於宋思明來說,根本不放會在眼里。此刻,他眼里隻有郭海藻,這個令他魂牽夢縈的小女人,不過海藻並不知道這些。當時海藻隻知道爲了能幫姐姐解困,她不惜一切。
 
  高利貸的錢雖然還了回去,但海萍心里的怨氣並沒有減退,蘇淳也自知理虧,婚倒是沒有離,但兩口子陷入了從沒有過的長期冷戰。夫妻感情並沒有影響到海萍工作的熱情,宋思明有個叫MARK的外國朋友想找家教學中文,海萍想着盡快存錢還款便硬着頭皮接下了這個差事,在海萍的努力付出下,MARK的中文水平有了很大突破,也排除了當初對海萍教學能力的疑慮,這令海萍大受鼓舞。可還沒有時間喘口氣,麻煩又來了,郭海萍租住的房子要被強制拆遷。必須得立刻找地方搬走。宋思明給了海藻一套空着的房子讓海萍暫時住進去,正好也離MARK家比較近,方便她去上課。海萍和蘇淳抱着重重的疑慮還是搬進了這套對他們來說富麗堂皇的公寓,一時間好像什麼麻煩都沒有了。海萍卯足力氣開始她的新生活,工作兼職兩不誤。但與此同時,海藻也開始了一種她從未體驗過的日子。在與宋思明意外的共度一夜之後,兩人的交往從尷尬變爲舒適。而現實中宋思明像是一個巨大的隱形人在後面結結實實的撑着她,海藻感受到了小貝如何也給不了她的那份支撑,這個沉穩又浪漫的男人已經在漸漸征服她的心。
 
  海萍對MARK的中文教學越來越顺利。MARK把海萍推薦了一個想給兒子找家教的日本太太。兩份兼職的可觀收入是還款支出的一大填補,可這也意味着海萍所有的休息時間都被占滿了。海萍頂着壓力接下了這份工作,並且非常用心的准備教學内容。海萍和蘇淳的關系也慢慢緩和了,蘇淳還私下幫别人描圖賺了筆外快,如此好事連連讓海萍感覺他們也許會時來運轉。畢竟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事,海萍的上級很快就對她總是找借口推脱加班任務而極其不滿,用了很損的言語和手段催海萍離職。海藻見不得姐姐受委屈,向宋思明發牢騷。宋稍微找了下關系便給郭海萍開出一堆病假條,單位領導立刻答應把郭海萍應得的工資獎金一分不差給她。出了氣的海萍主動辭去工作,這下她也徹底擺脱了常規工時的桎梏,全身心投入她的中文家教業務中去。宋思明如有神助般化解了海藻的各種難題,海萍試着勸她但卻發覺妹妹已不知不覺的依賴了這份不該出現的感情。
 
  小貝發現了自己一直活在海藻的欺騙之中後痛不欲生,雙重打擊下,海藻像是從夢中驚醒,看着瘦得不成形的小貝滿臉淚水,她痛苦不已,幸好,小貝原諒了海藻,海藻立刻斷絕了與宋思明的聯系,回到小貝身邊。
 
  姐妹倆禍不單行,海萍發現那個日本太太對兒子正雄采取了強勢專制的教育方式,因爲對正雄的喜愛有加,海萍和日本太太吵了起來,這一吵,海萍就吵掉了她一半兒的收入。MARK知道後,找到機會疏通了兩人的僵硬關系,日本太太向海萍道了歉,正雄的中文課又重新開始。在師生同心的共同努力下,正雄成爲海萍自MARK之後又一個成功的教學範例,當然,這兩次成功都是和她詳細紮實的備課,費盡心思摸索適合的教學方法分不開的。海萍和她的兩個學生都成了好朋友,也真正的愛上了這份工作。
 
  不過,海萍又要找房子了。自從海藻和宋思明分開後,海萍鼓勵海藻勇敢的重新面對,自己自然不能再住在宋思明提供的公寓里,而海藻也極力挽回她和小貝之間已有裂痕的感情,兩人打算換個住處並計劃結婚。分别搬入新居後,海萍又接了一個學生,海藻也決絕的回應了宋思明的再一次挽留,生活好似重新開始,可直到海萍得知丈夫涉嫌泄露商業機密已經被保衛科移交公安機關,她才知道那隻是末日前的美好幻象,這麼多苦都吃遍的郭海萍無助的哭了,小貝聯系他的律師朋友幫忙,但情況很不樂觀。蘇淳不在的幾天,海萍魂不守舍,多虧MARK一直在身邊陪伴,才使她能夠堅強的面對一切。MARK大概知道事情的經過後,找到了好朋友宋思明,正懷着滿腔對海藻的愛無法釋懷的宋思明立刻找到了最好的律師和最強硬的關系來擺平這件事。在他的運作下,蘇淳很快就從幾將要打入牢獄的危難中掙脱出來。因爲得到宋思明的幫助,重返單位的蘇淳變成了領導拉攏拍馬的對象,蘇淳看不起這樣的工作,決定放棄這不應該屬於他的一切。經曆過這出意外,海萍真的意識到了夫妻深情的可貴,真切體會到自己内心對丈夫的依賴。她不再抱怨蘇淳,還支持他辭職自己獨立創業。
 
  小貝發現了宋思明以前給海藻發的信息後突然爆發,兩人因此徹底分手。失魂落魄的海藻又一次被宋的柔情蜜意打動。而此時,海藻已經沒有了背叛小貝的煎熬,她搬進了海萍之前住過的那套公寓,徹底的做了宋思明的情人。正當春風得意的宋思明要全心開展他的事業大計時,看似周密的計劃卻露出馬腳,最終毁於一旦。自知時日無多的宋思明留給海藻一大筆錢,可海藻需要的已不是這些,她真的愛上了宋思明,而且還懷有了他的孩子。宋的老婆逼海藻交出宋留給她的錢,失去理智的她踢了海藻,倒在地上的海藻失去了她與宋思明的骨肉,而宋思明也在趕回來找海藻的路上被警車追擊,在車禍結束了自己荒唐的一生。頃刻間,海藻失去了所有。身心都已傷痕累累的她一個人面對殘酷的現實。過去失去的一切都無法彌補,海藻後悔莫及。
 
  風浪平息。海萍接回女兒住進新家,並在MARK的精神支持和資金協助下開辦了“海萍中文學校”。心滿意足的海萍心底最清楚,這一切來之不易。同樣生活在上海的姐妹倆,在面臨人生的際遇和改變時做出了不同選擇,海藻把無力的求助放任成依賴,終令自己陷入被動和軟弱的泥潭;海萍抓住機會不放棄,靠自己的堅持努力拼搏穫得成功。其實生活隻是需要一種積極的態度。追求什麼,人生就離什麼不遠了。你能對外展示的,是别人看到的繁華。隻有那一片,是繁華下的沉重。那是外人感受不到的。

第1集


  1998年,剛剛大學畢業的郭海萍和蘇淳拖着簡單的行李來到了屬於他們的新家。他們的屋子隻是一間10平米左右、老式住房後加的閣樓,衛生間和廚房都是跟鄰里共用的。蘇淳不禁在鬥室中開始暢想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海萍取笑蘇淳異想天開,嬉笑着與他滾作一團。
  不知不覺,海萍懷孕了,漸漸隆起的肚子更在提醒他們買房的迫切性。海萍和蘇淳來到一個小區,飛機聲陣陣,在暗示着這個地段的偏遠,可是飆升的房價隻能把他們趕到這里,海萍堅定的說,爲了將要出生的寶寶,肯定要把房子搞定。

第2集


  一套二手房中人頭攢動,海萍倆人跟好幾對夫婦在一套房子里審視着。海萍看着自己日漸增大的肚子,她更加感到要在小寶寶來臨前給他准備一個家。又是一套二手房,這下競價時,海萍夫婦一下子在底價上加了四萬塊,以爲搞定了房子,蘇淳突然接到房主的電話,說是房子不賣了,訂金退給他們,除非他們加五萬。這價錢遠不是夫婦二人能承受的,眼看到手的房子沒了,海萍生氣至極,海藻隻好想法安慰。小寶貝如期而至,爲了照顧女兒和剛出生的小外孫女,郭媽媽來到了江州。
   

第3集


  海藻仿似適應了這個城市的節奏,辭掉了上一份工作,在跳槽的等待中。工作雖然懸空,可是愛情卻讓海藻滿足,她高興的通知姐姐:國慶節她要跟小貝回家,正式見他的父母。海藻看她開心的樣子不禁打趣到,天下多少戀情都是因爲媳婦過不了婆婆的關,不要高興得太早。國慶假期海萍終於可以回老家看女兒了,平日省吃儉用的她給女兒買起東西可毫不吝嗇,玩具、衣物大包小卷的拎回家。
 
  海萍風塵僕僕,終於回到了老家。在街邊的電動馬車上,海萍見到了久違的女兒,克制已久的母愛瞬間就爆發了出來。從見面的那一刻起,海萍仿似就忘了自己,所以得注意力都在冉冉身上,喂她吃飯、給她洗腳,用記憶中僅有的技巧在哄着她,卻沒有意識到,在分别的那些時間里,女兒其實已經長大了。
 
  蘇淳對她突如其來的決定很不解,海萍的咄咄逼人一下子軟了下來,因爲孩子的隔膜,她無法享受到做爲人母的的感覺。海萍每日掙紮在生活的瑣碎中,可海藻卻仍舊享受着年輕人的浪漫。周二在與小貝溫馨的愛巢中醒來,賴着床不想上班,卻與准備上班的小貝討論起生活的意義。雖不情願,海藻還是要來上班,她的新工作是在一家房地產公司任職。年輕貌美的她自然免不了被老板叫出去應酬,這恰恰是海藻最討厭的。這天,老板又通知她晚上要陪客戶吃飯,海藻頓時鬱悶起來。小貝在MSN送給她的歌掃除了她心情的陰霾。海藻不禁想到,無論有多少煩惱,隻要一想小貝就全都沒了,他是在世上除了父母、姐姐,對她來說最重要的人了。晚上吃飯,客戶宋祕書聽說海藻25歲!未婚!大誇前途無量,海藻很是不以爲然。周末,海萍催促蘇淳起床,到單位打長途電話問他父母借錢買房,蘇淳十分爲難。
 

第4集


  海萍家,蘇淳被老婆趕去單位要錢,一籌莫展。海藻和小貝卻窩在家里照顧植物,打打鬧鬧、親親我我。一如往常,海藻還是要抛下小貝去姐姐家,小貝見海藻要走不禁撒起嬌來,惹得海藻嬌笑不已。海萍見到妹妹,提起要借兩萬塊錢買房的事情,海藻一口答應。海藻存款不夠,回到家問起小貝的存款情況,得知小貝同意借錢,心里的石頭才落了地。海萍居住的老房子,鄰居們因爲得知了將要拆遷的消息都心緒沸騰起來。李奶奶一家展開議論,李奶奶跟兒子、媳婦說堅決不搬,老房子有老房子的好處,爲什麼要便宜了開發商。睡前,海藻又跟小貝提起了要借姐姐房錢的事情,小貝這才把内心的話攤牌。他說畢竟二人的將來也需要錢,結婚、買房、還有小寶寶,雖說海萍對海藻是那麼的重要,可畢竟將來陪海藻一生的是自己和寶寶。海藻面對這一番動情的說辭竟然無力反駁。清晨,宋祕書一家忙忙碌碌的吃着早餐,我們能看到宋思明其實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賢惠的妻子,已上中學的聰慧的女兒,富足的環境恰恰印證了他仕途上的如日中天。
 

第5集


  王太太家里宴請朋友,徐阿姨辛苦工作到很晚。她跟王太太商量,每日的剩菜倒掉也是浪費,可否自己帶回家吃。王太太同意了,還不忘刻薄得說道,這也算是變相加薪了。徐阿姨把剩菜帶回家,丈夫以爲她亂花錢買吃的,十分不滿,徐阿姨心里更不舒服。她從此以後隻看新房子,海萍又催蘇淳問他爸媽要錢。登記拆遷人口的領導來到了李奶奶家,李奶奶表明她堅決不搬,讓來訪者啞口無言。過後他們商量一定要用策略將這些住戶各個擊破。周末宋思明開車接上了海藻,能與這個他初次見面就念念不忘的女孩在一起内心仿似又回到了年輕的時候。就在這時海萍又打電話問錢的事情,海藻沒法籌到錢很爲難,又不敢對姐姐說出實情。宋思明得知這個情況二話沒說就拿出錢借給海藻,還讓海藻把自己當成大哥哥。
 

第6集


  又是一個周末,宋思明被女兒和妻子吵醒,女兒學校活動結束後要他陪同參加S.H.E.的演唱會,他卻不知道誰是S.H.E.,女兒嘲笑他老了。對鏡洗漱,想到女兒戲謔的話,他竟然有很強的沖動想見到海藻,自從相識他一直都在思念這個女孩,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特質讓他那麼魂牽夢縈。王太太覺得最近家中的菜量越來越少,懷疑徐阿姨克扣菜金,所以決定今後自己去買菜。眼看撈不到實惠,徐阿姨不滿,竟與她吵起來,最後決定當天就不做了,王太太也沒有挽留。新的小區開盤,開發商氣勢十足。購房的人多得連大廳都要擠暴了,海藻和海萍在人群中被推攘着,像要被淹沒一樣。眾人搶購,好房子根本輪不到她們,二人隻能失望的離開。李奶奶家,徐阿姨夫婦在翻找戶口本,因爲怕搬得晚,撈不到實惠,李奶奶沉着應變,堅決不搬。
 

第7集


  宋思明一路沉默的將海藻送回了家,一種深深的苦澀浸透了海藻的心。回到家,看到小貝一個人睡在床上,海藻覺得既寂寥又窩心。海萍在辦公室里看着房地產廣告就來氣,跟同事抱怨着地產業的不合理。公司八杆子打不着的同事要結婚,大家都在想辦法躲閃,爲的就是省下禮錢。眼看着政府一個大項目就要開始競標了,陳寺福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宋思明最近突然消失,沒了局内人的指導,陳寺福心里沒了方向。想讓海藻去探聽消息,被她一口拒絕,沒辦法自己隻能親自上門,還不知道究竟怎麼得罪了這大名鼎鼎的宋祕書。陳寺福拿着標書來到宋思明的辦公室,怎知對方冷臉相對,好似過去一段時間自己的殷勤全都白費了。
 
  宋思明冷淡的告訴他做生意不能把心思全都用在旁門左道上。陳寺福這才明白問題出在哪,回去後還是要請海藻出馬。海藻得知自己還是要面對宋思明,覺得如果要撇清二人的關系,就不能再欠他的人情。回到家後她就問小貝要錢,說是自己爲了姐姐問别人借了錢,現在對方催着要。小貝馬上將自己的積蓄拿了出來,說是現在自己終於想通,能理解海藻姐妹二人的情感了,爲了海萍,拿出積蓄的一部分他心肝情願。海藻緊緊地抱住小貝放聲大哭,工作中的委屈也全都發泄了出來,各中滋味隻有她自己最清楚。爲了省錢,海萍二人生活水平隻能往下降,差不多天天要吃掛面配榨菜。

第8集


  海藻收到上個月的工資條,不敢置信的給海萍打電話,如今工作清閑、沒有應酬,工資卻漲到了五千塊。海藻不知道老板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海萍讓她不要瞎操心。陳寺福是堅信宋思明與海藻有一腿,既然老大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出去應酬,那他也不介意給宋思明養着情人,隻有他高興就好。宋思明與陳寺福的關系漸緩,但屢次應酬中都見不到海藻,難免有絲絲的失望。海藻工作不顺心,小貝的問候卻常伴左右,兩人經常圍着小區散步,就是這單調的散步,小貝也能安排的有聲有色。這天中午,小貝電話約海藻,說晚上要去一個祕密的地方。晚上小貝帶海藻去了海洋館,原來是爲了慶祝他們認識500天。被海水和各種魚類包圍的海藻興奮不已,小貝總是能讓她感受到快樂和幸福。屋漏偏逢連夜雨,海萍攢錢買的自行車竟然被偷了。
 

第10集


  海萍記下夢中靈光一現出來的一串數字,想去買彩票碰碰運氣,結果數字猜對位置一個沒猜對,陳寺福去找宋思明,宋思明要求陳寺福要快刀斬亂麻,要爭取把那塊地做好。海萍最終付了款買了房,當交完款後蘇淳坦白自己的錢是問高利貸借的,海萍當時就氣哭了。海萍決定和蘇淳離婚,她到海藻和小貝那里訴苦,海藻則讓小貝勸蘇淳。在蘇淳和小貝、海萍和海藻之間的談話中,蘇淳和海萍把自己對愛情和婚姻的思考傳授給了小貝和海藻。
 

第12集


  宋思明抑制不住自己對海藻的思念,去了海藻那里。宋思明把海藻帶到一個郊外賓館,和海藻發生了關系……此時,宋太太和小貝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可是他們誰都不會知道自己愛的人會背叛自己。過後,無論是海藻還是宋思明都顯得手足無措,都覺得自己晚上發生的事不太冷靜,海藻更是覺得自己肮髒的身體是不配再讓小貝愛了。過了不久,宋思明把海藻需要的6萬元送了過來,結果海藻卻覺得自己解脱了,自己放松了……
 

第16集


  居委會主任苦口婆心地勸李老太太搬遷,可是李老太太軟硬不吃,堅決要求要換到大房子。海萍經過馬克的介紹,又收了一個學生——正雄。盡管正雄的基礎很差,盡管在上課時海平也不是很有底氣,海平爲了買房,依然堅持上課。不過,這也因此拒絕了經理的加班要求,最後,經理在和海萍大吵了一架後,給海平穿小鞋擠兑她,海萍萌生辭職念頭。還好,蘇淳通過畫圖賺來了1萬元,這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喜訊。海藻,則漸漸成爲宋思明的情人……
 

第17集


  海萍的單位給海萍穿小鞋,不發年終獎金,海藻聽了就想幫姐姐一把。打電話給小貝,沒有後台的小貝根本無力解決,隻能讓海藻勸海萍繼續加班,不要頂撞領導。此時宋思明打來電話,神通廣大的宋思明給了海藻一個電話,果然,開了許多的假病假條讓海萍過了關。海藻則答應了宋思明的要求……不久,通過宋思明的手腕,海萍公司發給了海萍足額的年終獎,海萍也就勢辭了職,專心幹起了家教。現在的海藻幹着幹兩天歇五天月薪過萬的日子。陳寺福無錫的錢討要了回來,也就勢送給宋思明年貨。李老太太家已經斷水斷電斷煤氣了,可是,每天靠點蠟燭、到公廁打水、靠口罩捂着度日的老李家依然死磕到底,決定不分到房子不罷休……

第18集


  海藻的父母來江州了,海萍和海藻一起去接站。各自認爲對方的另一半有外遇的蘇淳和小貝旁敲側擊的告知對方要關心另一半的動向。老李家決定抗爭到底,結果李老太太爲了那寫標語的舊床單摔的骨摺了,陳寺福請他們去自己那里過年,被李老太太婉拒,結果他們隻能在黑燈瞎火中吃年夜飯。調查宋思明的專案組成立了,而宋思明卻毫不知情,還在過年時帶着海藻去參加同學聚會,小貝打電話給海藻,不想宋思明接了電話,在宋思明說“她在洗澡,我幫你把電話給她”後,海藻說的話完全與宋思明說的不符。在一聲巨大的煙花爆炸聲里,小貝的心碎了……
 

第25集


  蘇淳抓住之後,海萍失魂落魄,一直猶疑在是否要向警察說明情況。海萍的情況自然讓馬克得知了。在馬克勸說之後,海萍依然難以取舍。到了派出所,海萍依然處於兩難境地,最後連給蘇淳爭取減刑,主動坦白的機會都浪費了。在痛苦中,海萍終於向海藻吐露心聲:這輩子都要和他廝守。馬克把海萍的情況告訴了宋思明,宋思明立刻聯系了最好的律師沈醒國,並通過個人的權力和關系擺平這件事,力圖讓那家公司撤訴,爭取給蘇淳無罪釋放的機會……
 

第26集


  在焦急和等待中,蘇淳終於收到了法院的撤銷刑事訴訟書,蒙在鼓里的蘇淳不僅沒有像老婆和他預想到的那樣會遭到原單位的開除,反而還得到了獎勵。原來,是宋思明牽線搭橋讓兩家企業聯營,使得原本的矛盾化解。開心的海萍打電話把這件喜事告訴了海藻。海藻提議小貝請蘇淳和海萍吃飯。當小貝要了海藻的手機給蘇淳發信息時,發現了宋思明發來的短信。小貝怒不可遏地大罵海藻無恥,並最終結束了這段戀情。無所依靠失魂落魄的海藻不知不覺走到宋思明的工作單位,當宋思明透露出是自己解救了蘇淳時,海藻十分感激並恢複了與宋思明的交往。最終,海藻成爲了職業二奶……
 

第27集


  老李一家無法忍受惡劣的居住條件,抱怨連連,但依然決定要死扛到底。蘇淳在糊里糊塗中升任科長,那些原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領導和同事都把他當做了寶,還盛傳他是張市長的妻弟,爭着搶着要請他吃飯喝酒。宋太太在和同學逛街時看到一張華麗的意大利進口餐桌,不過,最終她抑制了她的購買欲,她不會想到,這張桌子日後會在宋思明的“小公館”里看見。在喝咖啡時,宋太太則向老同學抒發着自己作爲女人的委屈和不甘心……
 

第28集


  宋思明授意讓城市銀行注資給陳寺福的公司,讓他們能在香港上市,還擧了一個美國的例子來說明牽線搭橋的重要性。宋思明提議讓海藻請海萍和蘇淳一起吃飯。席間,蘇淳透露出了想要辭職的想法。盡管海萍很不願意丈夫失去這個好工作,不過最後還是答應了蘇淳的想法。海藻在“小公館”里感到了無邊的寂寞。爲了抓住宋思明的胃和他的心,海藻認真拿起菜譜開始做菜,可是做出來的菜根本難以下咽。宋思明來後,根本無法咽下那些飯菜。原本被海藻否決了的“出去吃”的建議也因爲海藻忘了做飯而采納。
 

第29集


  宋思明和海藻到外面吃飯,針對海藻剛剛做的一桌子菜,宋擧了一個法國數學家的例子來說明“永遠不要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海藻在空盪盪的房子中很是孤獨,在想什麼是愛情。正當她想着“愛情不是走進婚姻,就是走進死亡”的時候,那個令她苦苦等待的宋思明終於再一次出現了。宋思明要通過運作讓陳寺福公司上市的消息也讓市長得知了。宋思明和海藻過着幸福的二人世界。兩人在小貝曾經推薦過的面店吃面。當宋思明買了面給妻子送來時,換來的是妻子的冷言冷語;當海藻把面送給姐姐讓她嚐鮮時,換來的是海萍對海藻再一次投懷送抱給宋思明的冷嘲熱諷。周末宋思明一家在度假,當海藻的電話打來時,平靜而溫馨的三口之家再一次呈現劍拔弩張之勢……
 

第30集


  宋太太的父親病危。宋思明作爲一家中的頂梁柱,不斷地處理着。最後,宋太太的父親把宋太太的手放在宋思明的手中之後去世了。宋太太認爲這冥冥之中有天意,是父親希望他在婚姻即將破裂時挽救她和宋思明的婚姻。在宋太太同學的勸導下,宋太太決定不再離婚了。陳寺福聽從手下的“草船借箭”或者“暗度陳倉”的建議,開始砸老李家,不料把李老太太埋在了廢墟中死了。一腦門子官司的宋思明正一籌莫展之時,卻得知海藻懷孕了……

第31集


  宋思明得知陳寺福的事後大爲光火,讓陳寺福割點肉給老李家並受授意他把自己的房子過給海藻。書記接到調查組的密保後,覺得證據不足,還要繼續深入下去。書記和老朋友喝茶下棋時,談到了現在的人沒有把心態擺正,走火入魔於物質生活而難以自拔。海藻懷孕後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海萍,海萍聽後堅決要求海藻把孩子打掉,並告誡海藻千萬不要糊塗,不要做未婚媽媽把自己的一生都耽誤了。然而,海藻還是堅持要生這個孩子,要讓這個孩子成爲她和宋思明之間的紐帶……
 

第32集


  宋思明這幾天一直是一腦門子官司。陳寺福的手下去給陳寺福頂包去了。老李因爲李老太太的死終於換得了一套自己夢寐以求的大房子。,還得到了陳寺福的封口費2萬。海萍他們也搬進了自己裝飾一新的大房子里,正當他們收拾屋子時,鄰居卻告知他們開發商給少算了面積,還告訴他們老李一家不肯在業主聯名投訴開發商少算面積的聯名書上簽字。宋思明這幾天的鬱悶終於在家中爆發,在和妻子爭吵之後,宋思明說了組織上正在調查他的事情,並且這一次他很難過得了這一關……
 

第33集


  海藻的母親到了海萍家,得知海藻懷了别人的孩子後大發雷霆。打海藻時卻打到了海萍。晚上,海藻的母親分析了宋思明愛海藻的原因並自責沒有教育好孩子。到了宋思明的小公館,海藻的母親還是寬容了海藻。宋太太送孩子上學時,被組織上叫過去談話,宋太太在是否交代問題上遲疑不決。
 

第34集


  現在的情勢對宋思明很不利了。市長要宋思明去探探書記的口風,結果書記說,做官要代表人民的利益,如果這點沒做到,就算再怎麼陳述,都是完全錯誤的。最後,宋思明以“判斷題做錯,零分”回答了市長,也代表了宋思明他們那個圈子的覆滅。海藻並不知道宋思明的情況,一直打宋思明的電話,可是一直被宋思明以種種理由回避,海藻認爲是宋思明始亂終棄,並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做對了選擇,自己是否應該生下那個孩子。當海藻挺着個大肚子在大街上疾走,當她在擁擠的人流中看到自己之前的男朋友小貝和另一個女孩幸福的談論着未來的孩子,一種無法排遣的悲傷和痛苦擠滿了海藻的心……
 

第35集


  陳寺福潛進老李家,想把老李家拿的包工頭的寫名字的水壺和安全帽偷走,不料被早在等候的警察抓了個正着。宋思明晚上和宋太太交代“後事”,並希望宋太太能夠照顧已經懷有身孕的海藻。宋太太聽後十分冷淡。一早,當宋太太發現宋思明收的錢少了一半,就立馬想找到海藻。在宋太太軟磨硬泡威逼利誘之下,沈醒國交代了海藻住的地址。宋太太找到海藻後,說了許多不堪入耳的話,並希望海藻能夠把錢吐出來,正當海藻不置可否時,原本裝得十分淡定從容的宋太太終於撕掉了偽裝,掐着海藻的脖子讓她還錢。在推推搡搡中,海藻撞在沙發上,痛苦地倒地。

【漢英詞典】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證09028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