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文词典 > 汉语拼音检索 > 蜗居
阅读(10741次) 评论(0次) 编辑(7次) 历史版本(4) 最近更新:2010/5/3 14:08:20
蜗居
[ 编辑 ]
拼音:
wō jū
英文:
humbleabode
释义:
  比喻极为狭小的居室。

1.小说《蜗居》


《蜗居》封面
  《蜗居》,中国现代小说,作者六六,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出版,字数:325000。曾改编为同名电视剧。

  《蜗居》是作者继《双面胶》之后又一部都市情感大作,沿承了六六一贯幽默飞扬、鲜活灵动的行文风格。通篇饮食男女,却彰显世态本色;尽是家长里短,却深蕴生存哲学;随处峰回路转,却无一跳脱常情。这部小说可谓集情感、职场和反腐三类小说之大成,每个人都会在小说中找到自己或周围朋友、同事的生活剪影。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海房价飙升时期。主人公海萍与丈夫苏淳下决心离开租住了5年的10平米的小屋,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却发觉“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况且儿子吃奶粉要花钱,穿纸尿裤也要花钱,“进出口双向收费,比中国移动还狠”,郁闷与争执成了这对白领夫妻每一天的家常便饭。海萍在丈夫面前淑女变悍妇,

  海萍与苏淳双双毕业于上海的名牌大学,在这座城市立业成家,而他们千挑万选的安身立命之所只是一个租来的10平方米的石库门房子。攒够首付,变身房奴是海萍最大的梦想;海萍的妹妹海藻与男友小贝租住在三居室的一间,只等攒够首付就谈婚论嫁。

  一对贫贱夫妻,一对“白手”情侣,倒也其乐融融。似乎一切改变都是从海萍四处筹首付款开始,四个人被生活推向无法掌控的轨道,又似乎都因第五个人的出现而逆转。这个人叫宋思明,市长秘书,在一次饭局上与海藻结识,她梦游般的神情,令他魂回大学时代。

  海萍失业,间接通过宋的介绍做外教兼职,意外打开了事业局面;苏淳也因宋的出面而免受牢狱之灾;海藻明白自己再也无法挽回与小贝的单纯恋情后,转而成为宋的“职业二奶”……最终,当海萍一家自力更生入住新房,生活渐有起色时,海藻却怀着宋的儿子孤身守候,她不知道,宋在官场上的“大奸似忠”因一桩命案露出破绽,在看望海藻的路上被公安跟踪,意外车祸身亡。

特点


  1.小说主人公一波三折的买房奋斗史,道出了都市无房族的困惑:“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以及房奴心声:“如果30年还完贷款,利息都滚出一套房子来了。”

  2.本书借买房故事写出当前都市人群面临的普遍困惑,不只是来自房子、工作的物质压力,更多的是婚姻、情感上的精神压力,呼应了都市白领情感上的苦闷焦灼,夫妻情、母女情、姐妹情、恋人情、婚外情都得到了透彻的展现以及人性化的诠释。

  3.小说语言轻松流畅,“笑点”频生,令人或捧腹或会心,堪称“烦恼人生幽默集锦”。

目录


  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涨价的速度
  8000块你还想明年结婚?!
  我贱贱地贱贱地爱上你
  用30天的紧张换一天的松弛,残酷!
  我要买处女房!
  这种痛叫“被拒绝”
  为先富裕起来的人民服务
  文学是鱼上的香菜
  婚姻就是元角分
  莫为蝇头小利错失整片森林
  终于跨入百万负翁的行列
  她的房子就是她的坟墓
  你抽一辈子烟就烧掉我半套房子
  老婆就是那个在你耳朵边叨叨一辈子的人
  拥有物质就会拥有精神吗?
  先自掘坟墓,再埋葬爱情
  鱼水欢娱不过是过眼云烟
  男人不如衣服靠得住
  我就愿意这样漫漫地想你
  加班,是亚洲文化的一部分
  钱,来得容易去得快
  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
  有情妇的男人,干的都是蓝领的活
  里子伤了无所谓,面子丢了就完了
  低头一笑时分,突然魂回大学时代
  这一天,他本该是个父亲
  你,就是那个被我踩在脚下的根
  人这一辈子,不仅靠关系,更要凭本事
  带着负疚去结婚,不如痛快分手
  伤口不被磨擦,就会愈合
  女人有了自己的家,就是嫁
  贼心贼胆都有了,贼在睡觉
  唱歌走调到不忍卒听
  人永远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
  这马屁拍的,正中靶心
  “官”字头上一顶帽,身后两张口
  拿钱买后半生官路的清白

作者简介


    少妇六六,遭遇中年危机,在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中,以笔墨抒发胸中的郁闷,本期望实现家庭和谐,不想无心插柳,数年信笔由缰,著有《王贵与安娜》、《双面胶》等作品,文字若能博君一笑,便算有所成。

    如今柳荫之下有意栽花,新作《偶得日记》即将出版,为准妈妈们提供一本“开心妈妈辞典”。

2.电视剧《蜗居》



  编剧:六六 滕华弢 曹盾
  监制:陈梁 王中磊 杨晨光
  集数:35
  导演:滕华弢 
  演员:海清 饰演 郭海萍
     李念 饰演 郭海藻
     张嘉译 饰演 宋思明
     郝平 饰演 苏淳
     文章 饰演 小贝
     冯嘉仪 饰演 陈寺福
     邬君梅 饰演 宋太太
     储旭 饰演 宋婷婷

剧情介绍


  郭海萍自从大学毕业留在上海生活便打定主意存够付首期的钱就买房子。但看来看去那些房子总不能令她称心如意,海萍就这样和丈夫苏淳在一间租住的只有十几平米大的小房子里生活了五年,两个人从恋爱结婚到女儿冉冉出世都是在这间小房子里度过。突然出生的孩子已经让夫妻俩手忙脚乱,再加上来帮忙的外婆这空间就显得更加拥挤,海萍只好让她妈把冉冉带回老家照顾,自己立刻回去上班,继续存钱准备买房子。女儿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海萍对冉冉的思念与日俱增。为了省钱存钱,她节衣缩食,甚至限制自己打长途电话的时间和回老家次数,但心里的那份记挂是怎样也限制不了的。与冉冉相隔千里的日子郭海萍熬了将近三年,这三年海萍省吃俭用过得很艰难。
 
  终于,郭海萍等不下去了,因为冉冉已经快要不认识她了。为了把女儿接回身边,海萍决定要立刻买房子。可今时不同往日,上海的房价已经在日日攀高,他们两口子的存款离首付还有太大的距离。除了存款,海萍打算她和苏淳都再问各自的父母拿一部分钱,最后还差两万块她只好向妹妹郭海藻开口。比她小七岁的妹妹郭海藻与海萍一直相依为命不分你我,姐姐缺钱,海藻二话不说就把自己仅有八千块存款都给了她,不够的又问男朋友小贝把他们存着准备结婚用的钱也拿了出来。郭海萍选好了一套全新的房子,只等苏淳家里的那笔钱一到,首付就能交上了。苏淳心里很矛盾,他一面觉得家里条件不好存钱不容易,自己没尽到孝道不说还要再伸手向父母要钱,实在开不了口。可另一面又是老婆几次三番的催促,付了首付就能让他们从房子的困境中解脱出来。终究苏淳还是没有向家里要钱,向来老实本分的他选择了从朋友手里高息借贷,还瞒下了海萍钱的来历。苏淳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情迫无奈借下的这笔钱,会给这个家给周围的亲人带来了多大的变化。当郭海萍知道已经交了房款首付的钱里有六万块是丈夫借来的高利贷时,她几乎要发疯了,绝望的海萍要与苏淳离婚。从小到大都是海萍在妹妹前面遮风挡雨,现在她彻底被房款的事弄得接近崩溃,海藻认为这次她必须站出来扶住姐姐不让她倒下。可小贝却不那么想,他没有同意再拿钱给海萍,还说这是海萍虚荣的代价。小贝不能理解海藻心里的感觉,从父母意外的背上违反计划生育的负累将她带到这个世界开始,郭海藻就是多余出的一条命,是因为姐姐才留下了她这条命,也是姐姐悉心照顾了她这二十五年,总之这份感情是让海藻为了姐姐去死她都愿意的。心急加上气愤的海藻咬着牙去找了宋思明借钱,其实她和这位宋先生只在应酬的场合中见过几次,但海藻一开口宋思明就爽快的答应了。这难住了郭家姐妹的六万块钱对于宋思明来说,根本不放会在眼里。此刻,他眼里只有郭海藻,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小女人,不过海藻并不知道这些。当时海藻只知道为了能帮姐姐解困,她不惜一切。
 
  高利贷的钱虽然还了回去,但海萍心里的怨气并没有减退,苏淳也自知理亏,婚倒是没有离,但两口子陷入了从没有过的长期冷战。夫妻感情并没有影响到海萍工作的热情,宋思明有个叫MARK的外国朋友想找家教学中文,海萍想着尽快存钱还款便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差事,在海萍的努力付出下,MARK的中文水平有了很大突破,也排除了当初对海萍教学能力的疑虑,这令海萍大受鼓舞。可还没有时间喘口气,麻烦又来了,郭海萍租住的房子要被强制拆迁。必须得立刻找地方搬走。宋思明给了海藻一套空着的房子让海萍暂时住进去,正好也离MARK家比较近,方便她去上课。海萍和苏淳抱着重重的疑虑还是搬进了这套对他们来说富丽堂皇的公寓,一时间好像什么麻烦都没有了。海萍卯足力气开始她的新生活,工作兼职两不误。但与此同时,海藻也开始了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日子。在与宋思明意外的共度一夜之后,两人的交往从尴尬变为舒适。而现实中宋思明像是一个巨大的隐形人在后面结结实实的撑着她,海藻感受到了小贝如何也给不了她的那份支撑,这个沉稳又浪漫的男人已经在渐渐征服她的心。
 
  海萍对MARK的中文教学越来越顺利。MARK把海萍推荐了一个想给儿子找家教的日本太太。两份兼职的可观收入是还款支出的一大填补,可这也意味着海萍所有的休息时间都被占满了。海萍顶着压力接下了这份工作,并且非常用心的准备教学内容。海萍和苏淳的关系也慢慢缓和了,苏淳还私下帮别人描图赚了笔外快,如此好事连连让海萍感觉他们也许会时来运转。毕竟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海萍的上级很快就对她总是找借口推脱加班任务而极其不满,用了很损的言语和手段催海萍离职。海藻见不得姐姐受委屈,向宋思明发牢骚。宋稍微找了下关系便给郭海萍开出一堆病假条,单位领导立刻答应把郭海萍应得的工资奖金一分不差给她。出了气的海萍主动辞去工作,这下她也彻底摆脱了常规工时的桎梏,全身心投入她的中文家教业务中去。宋思明如有神助般化解了海藻的各种难题,海萍试着劝她但却发觉妹妹已不知不觉的依赖了这份不该出现的感情。
 
  小贝发现了自己一直活在海藻的欺骗之中后痛不欲生,双重打击下,海藻像是从梦中惊醒,看着瘦得不成形的小贝满脸泪水,她痛苦不已,幸好,小贝原谅了海藻,海藻立刻断绝了与宋思明的联系,回到小贝身边。
 
  姐妹俩祸不单行,海萍发现那个日本太太对儿子正雄采取了强势专制的教育方式,因为对正雄的喜爱有加,海萍和日本太太吵了起来,这一吵,海萍就吵掉了她一半儿的收入。MARK知道后,找到机会疏通了两人的僵硬关系,日本太太向海萍道了歉,正雄的中文课又重新开始。在师生同心的共同努力下,正雄成为海萍自MARK之后又一个成功的教学范例,当然,这两次成功都是和她详细扎实的备课,费尽心思摸索适合的教学方法分不开的。海萍和她的两个学生都成了好朋友,也真正的爱上了这份工作。
 
  不过,海萍又要找房子了。自从海藻和宋思明分开后,海萍鼓励海藻勇敢的重新面对,自己自然不能再住在宋思明提供的公寓里,而海藻也极力挽回她和小贝之间已有裂痕的感情,两人打算换个住处并计划结婚。分别搬入新居后,海萍又接了一个学生,海藻也决绝的回应了宋思明的再一次挽留,生活好似重新开始,可直到海萍得知丈夫涉嫌泄露商业机密已经被保卫科移交公安机关,她才知道那只是末日前的美好幻象,这么多苦都吃遍的郭海萍无助的哭了,小贝联系他的律师朋友帮忙,但情况很不乐观。苏淳不在的几天,海萍魂不守舍,多亏MARK一直在身边陪伴,才使她能够坚强的面对一切。MARK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找到了好朋友宋思明,正怀着满腔对海藻的爱无法释怀的宋思明立刻找到了最好的律师和最强硬的关系来摆平这件事。在他的运作下,苏淳很快就从几将要打入牢狱的危难中挣脱出来。因为得到宋思明的帮助,重返单位的苏淳变成了领导拉拢拍马的对象,苏淳看不起这样的工作,决定放弃这不应该属于他的一切。经历过这出意外,海萍真的意识到了夫妻深情的可贵,真切体会到自己内心对丈夫的依赖。她不再抱怨苏淳,还支持他辞职自己独立创业。
 
  小贝发现了宋思明以前给海藻发的信息后突然爆发,两人因此彻底分手。失魂落魄的海藻又一次被宋的柔情蜜意打动。而此时,海藻已经没有了背叛小贝的煎熬,她搬进了海萍之前住过的那套公寓,彻底的做了宋思明的情人。正当春风得意的宋思明要全心开展他的事业大计时,看似周密的计划却露出马脚,最终毁于一旦。自知时日无多的宋思明留给海藻一大笔钱,可海藻需要的已不是这些,她真的爱上了宋思明,而且还怀有了他的孩子。宋的老婆逼海藻交出宋留给她的钱,失去理智的她踢了海藻,倒在地上的海藻失去了她与宋思明的骨肉,而宋思明也在赶回来找海藻的路上被警车追击,在车祸结束了自己荒唐的一生。顷刻间,海藻失去了所有。身心都已伤痕累累的她一个人面对残酷的现实。过去失去的一切都无法弥补,海藻后悔莫及。
 
  风浪平息。海萍接回女儿住进新家,并在MARK的精神支持和资金协助下开办了“海萍中文学校”。心满意足的海萍心底最清楚,这一切来之不易。同样生活在上海的姐妹俩,在面临人生的际遇和改变时做出了不同选择,海藻把无力的求助放任成依赖,终令自己陷入被动和软弱的泥潭;海萍抓住机会不放弃,靠自己的坚持努力拼搏获得成功。其实生活只是需要一种积极的态度。追求什么,人生就离什么不远了。你能对外展示的,是别人看到的繁华。只有那一片,是繁华下的沉重。那是外人感受不到的。

第1集


  1998年,刚刚大学毕业的郭海萍和苏淳拖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属于他们的新家。他们的屋子只是一间10平米左右、老式住房后加的阁楼,卫生间和厨房都是跟邻里共用的。苏淳不禁在斗室中开始畅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海萍取笑苏淳异想天开,嬉笑着与他滚作一团。
  不知不觉,海萍怀孕了,渐渐隆起的肚子更在提醒他们买房的迫切性。海萍和苏淳来到一个小区,飞机声阵阵,在暗示着这个地段的偏远,可是飙升的房价只能把他们赶到这里,海萍坚定的说,为了将要出生的宝宝,肯定要把房子搞定。

第2集


  一套二手房中人头攒动,海萍俩人跟好几对夫妇在一套房子里审视着。海萍看着自己日渐增大的肚子,她更加感到要在小宝宝来临前给他准备一个家。又是一套二手房,这下竞价时,海萍夫妇一下子在底价上加了四万块,以为搞定了房子,苏淳突然接到房主的电话,说是房子不卖了,订金退给他们,除非他们加五万。这价钱远不是夫妇二人能承受的,眼看到手的房子没了,海萍生气至极,海藻只好想法安慰。小宝贝如期而至,为了照顾女儿和刚出生的小外孙女,郭妈妈来到了江州。
   

第3集


  海藻仿似适应了这个城市的节奏,辞掉了上一份工作,在跳槽的等待中。工作虽然悬空,可是爱情却让海藻满足,她高兴的通知姐姐:国庆节她要跟小贝回家,正式见他的父母。海藻看她开心的样子不禁打趣到,天下多少恋情都是因为媳妇过不了婆婆的关,不要高兴得太早。国庆假期海萍终于可以回老家看女儿了,平日省吃俭用的她给女儿买起东西可毫不吝啬,玩具、衣物大包小卷的拎回家。
 
  海萍风尘仆仆,终于回到了老家。在街边的电动马车上,海萍见到了久违的女儿,克制已久的母爱瞬间就爆发了出来。从见面的那一刻起,海萍仿似就忘了自己,所以得注意力都在冉冉身上,喂她吃饭、给她洗脚,用记忆中仅有的技巧在哄着她,却没有意识到,在分别的那些时间里,女儿其实已经长大了。
 
  苏淳对她突如其来的决定很不解,海萍的咄咄逼人一下子软了下来,因为孩子的隔膜,她无法享受到做为人母的的感觉。海萍每日挣扎在生活的琐碎中,可海藻却仍旧享受着年轻人的浪漫。周二在与小贝温馨的爱巢中醒来,赖着床不想上班,却与准备上班的小贝讨论起生活的意义。虽不情愿,海藻还是要来上班,她的新工作是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任职。年轻貌美的她自然免不了被老板叫出去应酬,这恰恰是海藻最讨厌的。这天,老板又通知她晚上要陪客户吃饭,海藻顿时郁闷起来。小贝在MSN送给她的歌扫除了她心情的阴霾。海藻不禁想到,无论有多少烦恼,只要一想小贝就全都没了,他是在世上除了父母、姐姐,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了。晚上吃饭,客户宋秘书听说海藻25岁!未婚!大夸前途无量,海藻很是不以为然。周末,海萍催促苏淳起床,到单位打长途电话问他父母借钱买房,苏淳十分为难。
 

第4集


  海萍家,苏淳被老婆赶去单位要钱,一筹莫展。海藻和小贝却窝在家里照顾植物,打打闹闹、亲亲我我。一如往常,海藻还是要抛下小贝去姐姐家,小贝见海藻要走不禁撒起娇来,惹得海藻娇笑不已。海萍见到妹妹,提起要借两万块钱买房的事情,海藻一口答应。海藻存款不够,回到家问起小贝的存款情况,得知小贝同意借钱,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海萍居住的老房子,邻居们因为得知了将要拆迁的消息都心绪沸腾起来。李奶奶一家展开议论,李奶奶跟儿子、媳妇说坚决不搬,老房子有老房子的好处,为什么要便宜了开发商。睡前,海藻又跟小贝提起了要借姐姐房钱的事情,小贝这才把内心的话摊牌。他说毕竟二人的将来也需要钱,结婚、买房、还有小宝宝,虽说海萍对海藻是那么的重要,可毕竟将来陪海藻一生的是自己和宝宝。海藻面对这一番动情的说辞竟然无力反驳。清晨,宋秘书一家忙忙碌碌的吃着早餐,我们能看到宋思明其实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贤惠的妻子,已上中学的聪慧的女儿,富足的环境恰恰印证了他仕途上的如日中天。
 

第5集


  王太太家里宴请朋友,徐阿姨辛苦工作到很晚。她跟王太太商量,每日的剩菜倒掉也是浪费,可否自己带回家吃。王太太同意了,还不忘刻薄得说道,这也算是变相加薪了。徐阿姨把剩菜带回家,丈夫以为她乱花钱买吃的,十分不满,徐阿姨心里更不舒服。她从此以后只看新房子,海萍又催苏淳问他爸妈要钱。登记拆迁人口的领导来到了李奶奶家,李奶奶表明她坚决不搬,让来访者哑口无言。过后他们商量一定要用策略将这些住户各个击破。周末宋思明开车接上了海藻,能与这个他初次见面就念念不忘的女孩在一起内心仿似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就在这时海萍又打电话问钱的事情,海藻没法筹到钱很为难,又不敢对姐姐说出实情。宋思明得知这个情况二话没说就拿出钱借给海藻,还让海藻把自己当成大哥哥。
 

第6集


  又是一个周末,宋思明被女儿和妻子吵醒,女儿学校活动结束后要他陪同参加S.H.E.的演唱会,他却不知道谁是S.H.E.,女儿嘲笑他老了。对镜洗漱,想到女儿戏谑的话,他竟然有很强的冲动想见到海藻,自从相识他一直都在思念这个女孩,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特质让他那么魂牵梦萦。王太太觉得最近家中的菜量越来越少,怀疑徐阿姨克扣菜金,所以决定今后自己去买菜。眼看捞不到实惠,徐阿姨不满,竟与她吵起来,最后决定当天就不做了,王太太也没有挽留。新的小区开盘,开发商气势十足。购房的人多得连大厅都要挤暴了,海藻和海萍在人群中被推攘着,像要被淹没一样。众人抢购,好房子根本轮不到她们,二人只能失望的离开。李奶奶家,徐阿姨夫妇在翻找户口本,因为怕搬得晚,捞不到实惠,李奶奶沉着应变,坚决不搬。
 

第7集


  宋思明一路沉默的将海藻送回了家,一种深深的苦涩浸透了海藻的心。回到家,看到小贝一个人睡在床上,海藻觉得既寂寥又窝心。海萍在办公室里看着房地产广告就来气,跟同事抱怨着地产业的不合理。公司八杆子打不着的同事要结婚,大家都在想办法躲闪,为的就是省下礼钱。眼看着政府一个大项目就要开始竞标了,陈寺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宋思明最近突然消失,没了局内人的指导,陈寺福心里没了方向。想让海藻去探听消息,被她一口拒绝,没办法自己只能亲自上门,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得罪了这大名鼎鼎的宋秘书。陈寺福拿着标书来到宋思明的办公室,怎知对方冷脸相对,好似过去一段时间自己的殷勤全都白费了。
 
  宋思明冷淡的告诉他做生意不能把心思全都用在旁门左道上。陈寺福这才明白问题出在哪,回去后还是要请海藻出马。海藻得知自己还是要面对宋思明,觉得如果要撇清二人的关系,就不能再欠他的人情。回到家后她就问小贝要钱,说是自己为了姐姐问别人借了钱,现在对方催着要。小贝马上将自己的积蓄拿了出来,说是现在自己终于想通,能理解海藻姐妹二人的情感了,为了海萍,拿出积蓄的一部分他心肝情愿。海藻紧紧地抱住小贝放声大哭,工作中的委屈也全都发泄了出来,各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为了省钱,海萍二人生活水平只能往下降,差不多天天要吃挂面配榨菜。

第8集


  海藻收到上个月的工资条,不敢置信的给海萍打电话,如今工作清闲、没有应酬,工资却涨到了五千块。海藻不知道老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海萍让她不要瞎操心。陈寺福是坚信宋思明与海藻有一腿,既然老大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出去应酬,那他也不介意给宋思明养着情人,只有他高兴就好。宋思明与陈寺福的关系渐缓,但屡次应酬中都见不到海藻,难免有丝丝的失望。海藻工作不顺心,小贝的问候却常伴左右,两人经常围着小区散步,就是这单调的散步,小贝也能安排的有声有色。这天中午,小贝电话约海藻,说晚上要去一个秘密的地方。晚上小贝带海藻去了海洋馆,原来是为了庆祝他们认识500天。被海水和各种鱼类包围的海藻兴奋不已,小贝总是能让她感受到快乐和幸福。屋漏偏逢连夜雨,海萍攒钱买的自行车竟然被偷了。
 

第10集


  海萍记下梦中灵光一现出来的一串数字,想去买彩票碰碰运气,结果数字猜对位置一个没猜对,陈寺福去找宋思明,宋思明要求陈寺福要快刀斩乱麻,要争取把那块地做好。海萍最终付了款买了房,当交完款后苏淳坦白自己的钱是问高利贷借的,海萍当时就气哭了。海萍决定和苏淳离婚,她到海藻和小贝那里诉苦,海藻则让小贝劝苏淳。在苏淳和小贝、海萍和海藻之间的谈话中,苏淳和海萍把自己对爱情和婚姻的思考传授给了小贝和海藻。
 

第12集


  宋思明抑制不住自己对海藻的思念,去了海藻那里。宋思明把海藻带到一个郊外宾馆,和海藻发生了关系……此时,宋太太和小贝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可是他们谁都不会知道自己爱的人会背叛自己。过后,无论是海藻还是宋思明都显得手足无措,都觉得自己晚上发生的事不太冷静,海藻更是觉得自己肮脏的身体是不配再让小贝爱了。过了不久,宋思明把海藻需要的6万元送了过来,结果海藻却觉得自己解脱了,自己放松了……
 

第16集


  居委会主任苦口婆心地劝李老太太搬迁,可是李老太太软硬不吃,坚决要求要换到大房子。海萍经过马克的介绍,又收了一个学生——正雄。尽管正雄的基础很差,尽管在上课时海平也不是很有底气,海平为了买房,依然坚持上课。不过,这也因此拒绝了经理的加班要求,最后,经理在和海萍大吵了一架后,给海平穿小鞋挤兑她,海萍萌生辞职念头。还好,苏淳通过画图赚来了1万元,这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喜讯。海藻,则渐渐成为宋思明的情人……
 

第17集


  海萍的单位给海萍穿小鞋,不发年终奖金,海藻听了就想帮姐姐一把。打电话给小贝,没有后台的小贝根本无力解决,只能让海藻劝海萍继续加班,不要顶撞领导。此时宋思明打来电话,神通广大的宋思明给了海藻一个电话,果然,开了许多的假病假条让海萍过了关。海藻则答应了宋思明的要求……不久,通过宋思明的手腕,海萍公司发给了海萍足额的年终奖,海萍也就势辞了职,专心干起了家教。现在的海藻干着干两天歇五天月薪过万的日子。陈寺福无锡的钱讨要了回来,也就势送给宋思明年货。李老太太家已经断水断电断煤气了,可是,每天靠点蜡烛、到公厕打水、靠口罩捂着度日的老李家依然死磕到底,决定不分到房子不罢休……

第18集


  海藻的父母来江州了,海萍和海藻一起去接站。各自认为对方的另一半有外遇的苏淳和小贝旁敲侧击的告知对方要关心另一半的动向。老李家决定抗争到底,结果李老太太为了那写标语的旧床单摔的骨折了,陈寺福请他们去自己那里过年,被李老太太婉拒,结果他们只能在黑灯瞎火中吃年夜饭。调查宋思明的专案组成立了,而宋思明却毫不知情,还在过年时带着海藻去参加同学聚会,小贝打电话给海藻,不想宋思明接了电话,在宋思明说“她在洗澡,我帮你把电话给她”后,海藻说的话完全与宋思明说的不符。在一声巨大的烟花爆炸声里,小贝的心碎了……
 

第25集


  苏淳抓住之后,海萍失魂落魄,一直犹疑在是否要向警察说明情况。海萍的情况自然让马克得知了。在马克劝说之后,海萍依然难以取舍。到了派出所,海萍依然处于两难境地,最后连给苏淳争取减刑,主动坦白的机会都浪费了。在痛苦中,海萍终于向海藻吐露心声:这辈子都要和他厮守。马克把海萍的情况告诉了宋思明,宋思明立刻联系了最好的律师沈醒国,并通过个人的权力和关系摆平这件事,力图让那家公司撤诉,争取给苏淳无罪释放的机会……
 

第26集


  在焦急和等待中,苏淳终于收到了法院的撤销刑事诉讼书,蒙在鼓里的苏淳不仅没有像老婆和他预想到的那样会遭到原单位的开除,反而还得到了奖励。原来,是宋思明牵线搭桥让两家企业联营,使得原本的矛盾化解。开心的海萍打电话把这件喜事告诉了海藻。海藻提议小贝请苏淳和海萍吃饭。当小贝要了海藻的手机给苏淳发信息时,发现了宋思明发来的短信。小贝怒不可遏地大骂海藻无耻,并最终结束了这段恋情。无所依靠失魂落魄的海藻不知不觉走到宋思明的工作单位,当宋思明透露出是自己解救了苏淳时,海藻十分感激并恢复了与宋思明的交往。最终,海藻成为了职业二奶……
 

第27集


  老李一家无法忍受恶劣的居住条件,抱怨连连,但依然决定要死扛到底。苏淳在糊里糊涂中升任科长,那些原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领导和同事都把他当做了宝,还盛传他是张市长的妻弟,争着抢着要请他吃饭喝酒。宋太太在和同学逛街时看到一张华丽的意大利进口餐桌,不过,最终她抑制了她的购买欲,她不会想到,这张桌子日后会在宋思明的“小公馆”里看见。在喝咖啡时,宋太太则向老同学抒发着自己作为女人的委屈和不甘心……
 

第28集


  宋思明授意让城市银行注资给陈寺福的公司,让他们能在香港上市,还举了一个美国的例子来说明牵线搭桥的重要性。宋思明提议让海藻请海萍和苏淳一起吃饭。席间,苏淳透露出了想要辞职的想法。尽管海萍很不愿意丈夫失去这个好工作,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苏淳的想法。海藻在“小公馆”里感到了无边的寂寞。为了抓住宋思明的胃和他的心,海藻认真拿起菜谱开始做菜,可是做出来的菜根本难以下咽。宋思明来后,根本无法咽下那些饭菜。原本被海藻否决了的“出去吃”的建议也因为海藻忘了做饭而采纳。
 

第29集


  宋思明和海藻到外面吃饭,针对海藻刚刚做的一桌子菜,宋举了一个法国数学家的例子来说明“永远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海藻在空荡荡的房子中很是孤独,在想什么是爱情。正当她想着“爱情不是走进婚姻,就是走进死亡”的时候,那个令她苦苦等待的宋思明终于再一次出现了。宋思明要通过运作让陈寺福公司上市的消息也让市长得知了。宋思明和海藻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两人在小贝曾经推荐过的面店吃面。当宋思明买了面给妻子送来时,换来的是妻子的冷言冷语;当海藻把面送给姐姐让她尝鲜时,换来的是海萍对海藻再一次投怀送抱给宋思明的冷嘲热讽。周末宋思明一家在度假,当海藻的电话打来时,平静而温馨的三口之家再一次呈现剑拔弩张之势……
 

第30集


  宋太太的父亲病危。宋思明作为一家中的顶梁柱,不断地处理着。最后,宋太太的父亲把宋太太的手放在宋思明的手中之后去世了。宋太太认为这冥冥之中有天意,是父亲希望他在婚姻即将破裂时挽救她和宋思明的婚姻。在宋太太同学的劝导下,宋太太决定不再离婚了。陈寺福听从手下的“草船借箭”或者“暗度陈仓”的建议,开始砸老李家,不料把李老太太埋在了废墟中死了。一脑门子官司的宋思明正一筹莫展之时,却得知海藻怀孕了……

第31集


  宋思明得知陈寺福的事后大为光火,让陈寺福割点肉给老李家并受授意他把自己的房子过给海藻。书记接到调查组的密保后,觉得证据不足,还要继续深入下去。书记和老朋友喝茶下棋时,谈到了现在的人没有把心态摆正,走火入魔于物质生活而难以自拔。海藻怀孕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海萍,海萍听后坚决要求海藻把孩子打掉,并告诫海藻千万不要糊涂,不要做未婚妈妈把自己的一生都耽误了。然而,海藻还是坚持要生这个孩子,要让这个孩子成为她和宋思明之间的纽带……
 

第32集


  宋思明这几天一直是一脑门子官司。陈寺福的手下去给陈寺福顶包去了。老李因为李老太太的死终于换得了一套自己梦寐以求的大房子。,还得到了陈寺福的封口费2万。海萍他们也搬进了自己装饰一新的大房子里,正当他们收拾屋子时,邻居却告知他们开发商给少算了面积,还告诉他们老李一家不肯在业主联名投诉开发商少算面积的联名书上签字。宋思明这几天的郁闷终于在家中爆发,在和妻子争吵之后,宋思明说了组织上正在调查他的事情,并且这一次他很难过得了这一关……
 

第33集


  海藻的母亲到了海萍家,得知海藻怀了别人的孩子后大发雷霆。打海藻时却打到了海萍。晚上,海藻的母亲分析了宋思明爱海藻的原因并自责没有教育好孩子。到了宋思明的小公馆,海藻的母亲还是宽容了海藻。宋太太送孩子上学时,被组织上叫过去谈话,宋太太在是否交代问题上迟疑不决。
 

第34集


  现在的情势对宋思明很不利了。市长要宋思明去探探书记的口风,结果书记说,做官要代表人民的利益,如果这点没做到,就算再怎么陈述,都是完全错误的。最后,宋思明以“判断题做错,零分”回答了市长,也代表了宋思明他们那个圈子的覆灭。海藻并不知道宋思明的情况,一直打宋思明的电话,可是一直被宋思明以种种理由回避,海藻认为是宋思明始乱终弃,并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对了选择,自己是否应该生下那个孩子。当海藻挺着个大肚子在大街上疾走,当她在拥挤的人流中看到自己之前的男朋友小贝和另一个女孩幸福的谈论着未来的孩子,一种无法排遣的悲伤和痛苦挤满了海藻的心……
 

第35集


  陈寺福潜进老李家,想把老李家拿的包工头的写名字的水壶和安全帽偷走,不料被早在等候的警察抓了个正着。宋思明晚上和宋太太交代“后事”,并希望宋太太能够照顾已经怀有身孕的海藻。宋太太听后十分冷淡。一早,当宋太太发现宋思明收的钱少了一半,就立马想找到海藻。在宋太太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之下,沈醒国交代了海藻住的地址。宋太太找到海藻后,说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话,并希望海藻能够把钱吐出来,正当海藻不置可否时,原本装得十分淡定从容的宋太太终于撕掉了伪装,掐着海藻的脖子让她还钱。在推推搡搡中,海藻撞在沙发上,痛苦地倒地。

【汉英词典】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