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典词典首页 > 汉字知识·汉语知识 > 也说辞书的“雅量”

也说辞书的“雅量”


  因检索“身丁钱”一词,查了一些资料,知道晚唐人颜仁郁有一首《赞神曲》,曰:“村南村北春雨晴,东家西家地碓声;麦黄正满绿针密,稻黄无际红云平。前年谷与金同价,家家啼哭伐桑柘;岂知还复有今年,酒肉如山祭春社。吏不登门白昼眠,老稚雅乐如登仙。县里归来传好语,黄纸赎放身丁钱。”

   
  关于“身丁钱”,《辞海》的解释是“买人做奴仆的价格”,也指“赎身”的钱。宋以前,身银或丁银,就是人头税,男女老少都得交纳。诗里说,县里下了文件,被买去做奴仆的人,可以叫家人用黄纸写个赎书,把人赎回来。

   
  在《辞源·修订本》里,说这首诗为宋人陆游所作(见商务印书馆1983年12月修订版3011页,“身丁钱”条),我就糊涂了。颜仁郁是晚唐大和年间人,怎么会是宋代的陆游所作呢?颜仁郁,祖籍河南,在福建泗滨陶瓷场当场长,业余时间喜欢写一些诗。其诗多与农民生活息息相关,反映农民的疾苦与欢乐,从诗的风格上看,《赞神曲》具有颜诗的特点。

   
  陆游的《剑南诗稿》版本很多,其中一些诗的真伪,争议也多。《四库总目提要》云:“夫游之才情繁富,触手成吟,利钝互陈,诚所不免。故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集跋,摘其自相蹈袭者至一百四十馀联。是陈因窠臼,游且不能自免,何况後来。然其讬兴深微,遣词雅隽者,全集之内,指不胜屈。安可以选者之误,并集矢於作者哉!今录其全集,庶几知剑南一派自有其真,非浅学者所可藉口焉。”这是非常客观的评价。后人(游派)编选“剑南诗稿”时,核实,考证不严,重复和误选,张冠李戴的事就很难免,把唐代颜仁郁的诗误收入《剑南诗稿》就是这样,这并不奇怪。但《辞源》修订本何以失察于兹,就匪夷所思了。

   
  当然,作为工具书,偶有失察并不影响其学问价值。况且订正工作一直在不懈地进行着。

   
  这又使我想起最近有人提出另一个问题:“每10年修订一次的《辞海》,又将于今年9月面世。新版《辞海》总词条数近13万条,其中新增词条达1万多条,包括‘神舟’、3G、电子商务、虚拟局域网、磁浮列车、动车组、鸟巢等等。但在‘全民娱乐’的时代,新《辞海》却明确拒绝收录‘超女’、‘快女’等新潮词汇……”认为新版《辞海》“没有雅量”。

   
  提出一个问题,概念是前提。“全民娱乐时代”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新版《辞海》如何跟着“娱乐”起来?辞书是很严肃的工具书,是贯通古今中外,沟通文化文字的桥梁,本身就已经具有海纳百川的“雅量”,难道没有收入“超女”、“快女”、“帅呆”、“酷毙”……这样的不符合语法修辞规范的“新名词”,就算没有“雅量”?

   
  新的时代,不断有新的语汇出现,就像一个大花园,各种花朵生生不息,但也有杂草生长,辞书的编辑就像园丁,不时将花园整理完善,使鲜花常年盛开,同时也做一些除草的工作,不然,整个花园就会杂芜不堪,变成没有人光顾的荒地。

   
  这个比喻也许不是很贴切,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口头语言丰富多彩,也不受语法规范的限制,但如果收入辞书,就得合乎修辞的规范,娱乐和游戏也有规则的,这既是汉语的严肃性,也关乎后代文化传承。倘一股脑儿包罗万象,与垃圾桶何异?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克定)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